Undertaker

聚光灯下(谭小飞×李相赫) 第二十章

一千零一页:

食用说明:
※CP:谭小飞(《老炮儿》)×李相赫(《前任2:备胎攻略》)、灿白、勋鹿。CP洁癖重度患者,不逆不拆不三角。
※团员有。
※含原创人物,雷者请点叉。
※繁星潜规则梗,工口有,强制爱有,请自带避雷针,未成年请自动绕行。
※我跟自己说:OOC到极致就是神还原!
※版权说明:
1、谢绝任何方式的改编,转载需授权。
2、所有CP均属于彼此,不属于我。




有姑娘说现在打开这个文就先看看有没有链接……在你们心目中我真有那么污吗?我很纯洁的好伐!


所以点开链接之前请大家一定、一定、一定把我下面这段话看完,拜托!


这一章PO微博不是因为肉,当然也有一点点肉啦,但是归根究底是因为


内!容!敏!感!慎!入!


虽然比我预计的晚了好多章,但是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食用说明上写着“强制爱有”,其实只是说得好听,归根究底还是QJ戏码。


QJ是什么呢?法律定义: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胁迫的非法手段,强制与被害人发生性行为,就叫QJ。


《刑法》第236条,QJ可视情节严重性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以,QJ是不对的,就算打着爱的旗号进行的QJ行为也是不对的!“爱”这个字眼并不是一张万能的通行证。


讲真,QJ戏码是超出了我的写文底线的,之所以这么写,还是因为这一部分是全文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从这一部分开始人物关系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所以虽然超出了我的底线,但是我还是写了。


既然是我不赞成的一种行为,就得把我的立场说清楚,免得给年龄小的读者造成误导。


最后再跟我一起念一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胁迫的非法手段,强制与被害人发生性行为,就叫QJ。QJ是不对的!


如果你已经阅读并且理解了我的立场的话,请戳以下链接:


聚光灯下(谭小飞×李相赫) 第二十章




如果你对QJ的看法跟我不一样的话,请关掉文档,因为我真的连辩都懒得跟你辩这个问题。

我和室友的二三百事(1)

啊啊啊啊啊啊啊kiyo

一岁寒:

这是一个没有三观的东西……随意挖坑随意埋


设定是红五一起合租,隔壁住着喜欢来串门的老干部韩沐伯。


粤澍双向(非常作死的)暗恋。台下人格互相暗恋彼此的舞台人格。


肖战是韩沐伯在网上偷偷痴汉的漫画家。


泽希日常养成夏之光。


如果ooc……嗯……


——————————————————————————————


Chapter 1 ~


 


  肖战觉得,白澍和彭楚粤是两个神经病。


 


  首先,不知道彭楚粤是哪根筋搭错了,自从第一眼见到白澍惊为天人之后,就对白澍产生了一种类似于一见钟情的向往,在彭楚粤匮乏的词库里,所有可归类于“夸别人好”的词,都可以用来形容白澍。不!不够,所有这些词加起来形容白澍,对彭楚粤而言——都!不!够!


  其次,机智如白澍也是智商下线,并且自从下线之后再也不肯上线。他觉得彭楚粤从头到脚处处散发着男神的独特光芒,面容冷峻,声音低沉又温柔,肤白腿长有担当,虽然看起来冷酷无情,但是真的是大写加粗带拼音的“行走海报”,大写加粗带拼音的好看。


  肖战摸摸下巴,这两个人吧,对对方的误会还是有点大的。


  这还不算什么。


  可怕的是,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大半年之后,彭楚粤依旧觉得白澍气质脱俗、清冷忧郁,白澍还是认为彭楚粤冷漠无情、高冷桀骜。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在知道了在对方心目中自己的形象之后,这两个人的演技双双上线,长久而持续地在扮演着对方心目中的自己。


 


  白老师每天早上都喜欢抱着诗集站在客厅高声朗诵:“你低声说死,高声说生。”


  彭楚粤面无表情地走过正在早读的白澍,面无表情地问好:“醒了啊。”


  然后肖战就收到了彭楚粤的微信:啊,我的苗苗真是有文化,喜欢看书!虽然念得什么我都听不懂!可是我觉得特别好!


  肖战一脸冷漠:昨天晚上彭楚粤不在家,是谁四脚朝天歪在沙发上看漫画笑得花枝乱颤。


 


  白老师屡次在餐桌上矜持地表示:“我不吃肉的,我吃素。”


  彭楚粤面无表情地夹一筷子豆腐到白澍碗里,说:“多吃。”


  然后肖战就收到了彭楚粤的微信:苗苗真是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苗!


  肖战一脸冷漠:是谁每天三更半夜跑到客厅翻冰箱,一口气啃三个鸡腿你也不怕噎到。


 


  白老师又抱着吉他在落地窗前唱歌了,阳光洒在白衬衫少年身上,真是美好。


  彭楚粤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杂志,脚跟着节奏一下一下打拍子。


  然后肖战就收到了彭楚粤的微信:你觉得我现在拗的这个造型怎么样?苗苗会不会注意到我?


  肖战一脸冷漠:你俩就可着劲地作吧。


 


  比如现在,早餐桌上,白澍优雅地端着一大搪瓷碗的豆浆,一边按捺住自己伸手拿一个肉包子来吃的欲望,一边宣布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他有个表弟,想过来寄宿一阵。


  “你还有表弟?”说话的是陈泽希,一个海归,出国之前跟白澍关系不错,回国就跟好兄弟一起租了房子。


  “不在一个城市,一直没怎么联系,”白澍优雅地喝一口豆浆,啊,好想吃肉包子:“现在他来北京上学了,住学校不方便。”


  肖战点点头:“那搬来住呗,就是我们这只有四个卧室,让你表弟和你睡?”


  “不行!”


 


  说话的是彭楚粤。


  其他三个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他。


  彭楚粤故作淡定地夹了一颗小芹菜,冷静地开口:“澍他睡眠不好,不能跟别人睡。”


  白澍:……他是在关心我吗。怎么办好像有点激动好想出去跑圈。


  彭楚粤:……差点露陷,幸好机智地找到了理由,必须给自己默默点一个大大的赞。怎么可以让清新脱俗的白澍跟别人一起睡!


  肖战:装。


  陈泽希:心好累。


 


  “话是这么说,”肖战想了想,看着彭楚粤问:“可是我要画画,每天熬很晚。要不跟你睡?”


  彭楚粤锁了锁英挺的眉头:“不行,我有洁癖。”


  白澍:果然是男神,洁癖这种小细节听起来就很高冷。


  四个人面面相觑了片刻,最后陈泽希妥协:“好吧,跟我睡。”


  肖战对泽希聚聚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大无畏精神表示满意:“给你个八分。”


  陈泽希头也不抬埋头吃丸子:“给你个八分。”


 


Chapter 2~


 


  既然已经决定了接可爱的小表弟过来睡,那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因为每个卧室里都只有一张床,所以给表弟买张床的事情就被正式提上了议程。


  肖战问白澍:“你弟弟多大了?”


  白澍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上一次见到表弟夏之光时候的情形。


 


  那时候夏之光还叼着奶嘴满地乱爬,已经是小学生了的白澍自然不屑与这种级别的小豆丁为伍,所以也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


  印象中就是个话都讲不清的小屁孩。


  白澍深思熟虑之后,说:“好久没见了,应该有十岁了吧。”
  肖战点点头,盘算着要买多大的床:“十岁的小孩有多高?”


  白澍又一番深思熟虑,考虑到自己的身高和遗传基因的问题,慎重地在自己的腰线位置划了一下:“应该到我的腰了吧。”


  四个人对小孩子的身高都没什么概念,想来想去觉得应该差不多,于是乐呵呵跑去宜家买了一张幼儿版单人床回来。


  白澍还买了一袋气球,打算回来吹一吹挂在天花板上,也算正式欢迎自己的表弟。


  彭楚粤思前想后,觉得白澍的表弟将来肯定也算清新脱俗那一挂的,只有从小爱看书才能培养出这种卓尔不群的气质,嗯,将来和他哥哥一样棒。于是买了一整套的《淘气包马小跳》做见面礼物。


  肖战给他一个白眼,低声说:“谄媚。”


  彭楚粤回他一个更到位的白眼,道:“给我小舅子买的。”


  肖战懒得理他,越过彭楚粤从货架上给表弟拿了一个米老鼠双肩背包。


  陈泽希耻于和其他三个人去逛儿童专卖区,溜溜达达在零食区拿了一包旺仔大礼包,算是交差。


 


  公寓里张灯结彩,白澍在气球上用马克笔写上:欢迎夏之光小朋友。


  彭楚粤双手插兜站在一边,面色冷峻,眉头紧锁,内心弹幕奔腾:白澍真可爱。写的字也很好看。对弟弟这么好一定是个有爱心的小甜豆。我这样站着应该很英俊吧他为什么不看我。他好像看我了我要再冷酷一点……


  彭楚粤正在考虑怎么才能拗一个更有型的造型,恰好门铃响了。


  四个人都有点不约而同的期待。毕竟萌萌软软才到白澍腰的小正太,想想还是很可爱的。


  肖战罔顾自己一把年纪,身手敏捷一个健步冲过去拉开了门。


  然后脸上刚刚才堆起的和蔼笑容瞬间就垮了一半,略带嫌弃地撇撇嘴:“是你啊。” 


 


  门口站着韩沐伯。


  韩沐伯住在隔壁,是一个不笑的时候像金宇彬,笑起来像宋小宝的神奇存在。像前者,是脸像,后者,是神态像。那种举手投足之间挥之不去的老干部气场,白糟蹋了好端端的一张脸。


  他说自己的合租对象是一对腻歪到死的小情侣,呆着有一种做小三的负罪感,所以没事就爱往隔壁跑。


  “干什么露出这种不欢迎我的表情。”


  其他四个人各忙各的,没人理他。


  “你们今天过节?”韩沐伯环顾了一下挂满紫粉色气球的客厅:“这气球颜色,白澍你选的吧?”


  继续没人理。


  “我喜欢的漫画家今天开新坑了,推荐你们去看哟。”


  “……”


  “画得特别棒。”


  “……”


  众所周知,韩沐伯在网上有一个非常喜欢的漫画家,很想推荐给大家,可是由于对方四人团体的抵死不配合,到底是没推销出去。


  他喜欢的那个漫画家今天开了新坑,叫《魔法大王小欢》,主要讲的是和自己合租的奇葩室友的二三百事,画风清奇,色彩迷人,韩沐伯非常喜欢。


  韩沐伯又痴汉地守到半夜,等到大大更新,激动地披着自己“永远爱战战”的马甲去抢了个沙发。


  ……


  是的,韩沐伯非常喜欢的那个漫画家,对,就是正穿着沙滩裤毫无形象坐在地上扎气球束的肖战。


  只是他们彼此不知道。


  


Chapter 3~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门铃终于再一次响了。


  肖战再一起一个健步冲上前,拉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孩子。


  肖战试探性地向男孩身后张望了半天,然后疑惑地皱了皱眉。说好的弟弟呢?


  


  夏之光也是懵逼的。


  他在门口紧张地平复了半天呼吸才调整好自认为最乖巧最听话的微笑,指尖颤抖摁了门铃。


  几乎是下一秒,门就开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思密达剧男主角光芒的男生给自己开了门,夏之光觉得有点窒息。


  刚准备开口问好,思密达剧男主角的身后突然齐刷刷地又冒出了四个脑袋,百花齐放,好像千头观音。


  其他四个人也是来看弟弟的,他们的视线整齐地在白澍腰线的水平线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小正太,然后目光顺着这个基准线往上爬——看到了白白嫩嫩的夏之光。


  


  白澍:说好的表弟呢怎么这么高不科学,我们家的基因不应该啊。


  肖战:糟糕,来不及收里面一屋子的气球了。


  彭楚粤:啊,苗苗的表弟果然也是很可爱的呢。


  陈泽希:完蛋,床不够睡了。


  韩沐伯:这是谁?


 


  门口的夏之光要被吓哭了。这一个两个的都是什么表情,好像见了鬼……




————————————————————————————


不会打tag辣,到底是蛋沐还是蛋木还是木蛋还是沐蛋。